武威匾额文化

发布时间:2019-07-22 13:01:46 来源:武威百事帮关键词 : 清朝 中国古代史 乾隆 孔庙

匾额,又称匾牌、扁额、扁牍、牌额,是中华民族独特的民俗文化精品,它集书法、雕刻、彩绘为一体,以其凝练的诗文、精湛的书法、深远的寓意,指点江山,评述人物,成为中华文化园地中的一朵奇葩。武威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历史上被称为 “五凉古都,河西都会”,素有“银武威”之称,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悠久的历史孕育了灿烂绚丽的五凉文化、西夏文化、佛教文化和民族民间地域文化。明清以来,武威儒学、学院发展较快,文化教育繁荣,学风浓厚。因此,武威文化底蕴深厚,文化内涵丰富,自古以来人文荟萃,历代书画名家、文人墨客辈出,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存留和汇集了一大批匾额艺术佳作,这些匾额,以其博大精深的人文思想、堪为精绝的艺术雅品以及精湛的制作工艺构成了一道绚丽多彩的人文景观。

武威匾额数量最多、悬挂最集中的地方是在武威文庙。在武威文庙东院文昌宫桂籍殿前廊檐下悬挂着44块匾额,这些匾额题写日期上起清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的 “化峻天枢”匾,下迄中华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的“文教开宗”匾,年代最久的匾额距今已达300多年,但保存仍然完好。(武威上市公司)。

这44块匾额分别是:“化峻天枢”匾,题于康熙三十四年,国学弟子王承举等献;“万世文宗”匾,题于康熙五十七年,广陵范仕佳谨献;“彩彻枢衡”匾,题于雍正二年,国学弟子刘大海、乡学弟子刘大源谨叩;“德盛化神”匾,题于雍正九年,文昌会众姓信士弟子叩;“司文章命”匾,特简文林郎知武威县事王守曾题于乾隆四年,信士潘荣贵等献;“掌仙桂籍”匾,郑松龄题于乾隆四年,信士弟子叩;“文明长昼”匾,曾国瑛题于乾隆十一年;“彩振台衡”匾,题于乾隆十七年,何德新、傅显敬;“文昌帝君赞”匾,康伯成题于乾隆二十一年,信士李焕彩等诚敬;“阴骘下民”匾,康伯成题于乾隆二十二年;“帝德广运”匾,康伯成题于乾隆二十二年;“阳春一曲”匾,题于雍正元年,乾隆二十二年重刊并绘;“学宗衍圣”匾,康伯成题于乾隆二十五年;“炳呈斗上”匾,景瑞题于乾隆三十四年;“曜握斯文”匾,凉州府儒学训导石澓贤题于乾隆三十五年;“光接三台”匾,曾国杰题于乾隆三十五年;“瑞预化成”匾,拔贡生马开泰题于乾隆三十七年;“先天炳蔚”匾,马开泰题于乾隆三十七年;“辉腾七曲”匾,武威县知县王汝地题于乾隆四十年;“光联奎璧”匾,题于乾隆四十八年,举人王惇黄敬献;“天象人文”匾,乾隆岁次癸卯如月叩,国学弟子王安栋偕男作;“纲维明教”匾,题于嘉庆三年,乡国学信士弟子叩;“聚精扬纪”匾,清嘉庆十一年甘肃按察使司按察使、前分守甘凉兵备道刘大懿题;“书城不夜”匾,清嘉庆戊辰年春,乡国学弟子题;“云汉天章”匾,邑人张美如题于道光元年;“辉增西垣”匾,题于道光七年,乡国学信士弟子献;“贵相太常”匾,赵永年题于道光十年;“孝友文章”匾,题于道光十年,乡国学信士弟子叩;“人文化成”匾,王三益题于道光乙未仲春;“桂禄垂青”匾,都察院左都御史李宗昉题于道光十六年;“天下文明”匾,兵部侍郎邑人牛鉴题于道光十九年;“诞敷文德”匾,邑人刘澄原题于道光壬寅年;“经天纬地”匾,题于咸丰七年,乡国学信士弟子叩;“辉映梯峰”匾,题于咸丰十年,乡国学信士弟子叩;“牖启人文”匾,邑人赵国玺题于同治十二年;“文以载道”匾,赐进士出身知凉州府事郿县王步瀛题于宣统建元己酉秋;“辅元开化”匾,邑人权尚忠题于民国三年;“神有鉴衡”匾,题于民国四年;“文明以正”匾,题于民国六年,武邑学款管理所各员敬叩;“斡旋文运”匾,高自卑题于民国十二年;“为斯文宰”匾,民国二十一年,邑人贾坛题;“文教开宗”匾,邑人段永新题于民国二十八年;“斯文主宰”匾为文昌宫山门横批;“月滕殿辉”匾为桂籍殿门前牌楼横批。(武威上市公司)。

上述匾额中,“聚精扬纪”、“书城不夜”两匾,被收入《中华名匾》—书。这44块匾额,一直收藏悬挂在文庙文昌宫桂籍殿。民国末期,国民党设武威县参议会,文昌宫桂籍殿被用作参议会办公室。因此,对桂籍殿进行了简单的装修,除打上顶棚外,还在前廊下筑起墙壁,并装上门窗,于是这些高挂在梁檩间的匾额就被全部隐蔽了起来。文革期间,武威当地文物遭到了很大的破坏,但隐藏在顶棚之上的这些匾额却安然无恙,侥幸逃过一劫。“文革”后期,有关部门在维修文庙及文昌宫古建筑过程中,发现了这些匾额。

在文庙还有一块“顶礼文宗”匾额,是1992年9月,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著名书法家赵朴初为文庙尊经阁题写。

武威文庙的这些匾额,其文辞典雅、优美,言简意赅,用最精粹的文字反映广博的内容,使匾额显现出画龙点睛的功用。匾额书体以正楷行书题写者最多,也有隶、篆诸体,都是饱学鸿儒、地方名流、名师学子匠心独运的杰作。匾文用典绝妙,寓意深刻;书法飘逸潇洒,雄健俊美。匾额上的文字和印章精雕细镂,显现出高超的技艺。匾框的纹饰,或浮雕,或透雕,图案华美,寓意含蓄,堪称艺术珍品。文庙的这些匾额,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武威文化教育繁荣昌盛的状况。

猜你喜欢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