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有没有什么能把你虐哭的短篇小说?作者:盐选推荐

发布时间:2020-02-26 09:33:12   来源:网络 关键词 : 短篇小说
他和她是隐藏地下的间谍,在战争与阴谋中携手同行,屡建奇功。即使在狱中,也传递情书,磐石无移。可是回国后,他却突然将心爱的妻子赶出了家门。当谜底揭晓,原来一切都是他对那个总爱跟他斗嘴的人,无声的表白。

一、信仰共产主义的美国人

1942 年冬夜,一年前德军围城时的满目疮痍已经基本被抹平,此时的莫斯科在室外呼啸的寒风中仿佛荒原一样沉寂。但就在这看似毫无生气的荒原下面,苏联科学院「2 号实验室」的地下室里却是一派沸反盈天的景象:身穿白色实验服的实验人员、身穿内务部制服的年轻军官、身穿「格鲁乌」军装的精干军人以及身穿政府制服的官员们诡异地同时聚集在这间小小的地下室内,围着一张小圆桌激烈地争吵着,燥热而沉闷的空气在人群的缝隙中游走,每个人都争得面红耳赤。

在这个简直快要爆炸的房间里,只有坐在小桌旁的一位戴着眼镜、有些秃顶的中年人依然保持着冷静,仿佛身处暴风中的风暴眼一般,静静地拿起桌上的电报又读了一遍:

「莫斯科。中央。亚历山大同志亲收。

绝密。

根据我们的情报提供者『路易斯』的报告,他所结识的物理学家最近去找过他,想通过他认识俄国人。

该物理学家目前为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工作,据『路易斯』判断,此人是真心想帮助我们的。

为此,建议通过『路易斯』招募此人。『路易斯』过去完成过此类任务,非常出色。」

仿佛是下了决心一般,那位有些秃顶的中年人猛地将电报拍到了桌子上。

随着「啪」的一声,嘈杂的地下室猛地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充满敬畏的眼神望向那位中年人——拉夫连季·巴夫洛维奇·贝利亚[1],苏联核武器研究工作的实际指挥者。

此时的贝利亚有些愠怒地用手举着那份电报:「我亲爱的同志们,我已经听你们争吵了整整一个晚上。确实,在我们数百名特工都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一名之前并未参与核武器情报搜集工作的情报员却突然声称找到了美国保密围墙的缝隙,这确实有种莫名的阴谋味道。」 ;

「但是,」贝利亚低低叹了一口气,「我发现『路易斯』已经结婚了,他的妻子就跟他同在一个情报组里。以我对『路易斯』的了解,我不相信他会用自己妻子的安危去冒险。一个有美貌妻子的特工,只会去做有把握的事!」

「所以,」贝利亚挺起了胸膛,开始用特有的低沉嗓音发布命令,「我相信「路易斯」——莫里斯·科恩传回来的信息,给莫里斯去电,苏维埃同意他的计划,整个祖国将是他的后盾! ;

「一旦那名物理学家被招募成功,他的代号将是『珀尔修斯』[2],我相信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电报被立即发出,以极快的速度越过大西洋飞向战火之外的美国。

二、「数字化」情报

此时此刻,莫里斯·科恩正一脸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的妻子。

这位代号「路易斯」的苏联情报员其实是一名地地道道的美国人,只不过是苏联移民的后代。他的家庭在 1929 年开始的美国经济大萧条中损失惨重,这使得他认为伟大的苏联才是公正社会的典范,共产主义才是人类的希望。1933 年他在伊利诺伊大学就读时,因为散发共产主义传单而被学校开除,旋即加入了共产党组织,1936 年被派往西班牙国际纵队,1938 年在巴塞罗那接受苏联国际间谍学校的训练,然后被派回美国。

这位优秀的共产主义情报员,还有一个甜蜜的「小毛病」——怕老婆。

因为同属一个情报小组,为了防止紧急时刻被「一窝端」,莫里斯和妻子洛娜在美国各自有不同的伪装身份。所以,虽然 1941 年 6 月 22 日两人已经结婚,但一年内能够聚在一起的时候只有七八天,偏偏每次见面时,洛娜还总要跟自己斗嘴。

这位同样土生土长的美国妹子虽然长相甜美,被莫里斯形容为「仿佛画中走出的人一样」,偏偏脾气却是出了名的急躁泼辣,以至于后来西方媒体一口咬定这妹子肯定是「苏联产的『哥萨克娘们』」。

此时他们争论的是应该如何将刚获得的关于美国新研制的航空机枪的情报送出去。在此之前莫里斯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将搜集到的除枪管外的所有机枪零件送进了苏联驻美国领事馆,但偏偏在送最重要的枪管时被难住了。

这个枪管长得出奇,不论如何伪装都太过显眼。洛娜的主意是找个个子高的人直接绑在背上带进去,但是找了好几个人高马大的特工人员,都无法将枪管完全隐藏起来,惹得洛娜大发脾气,嫌人找得不对,亲自跑来莫里斯的住处兴师问罪,直到莫里斯想出了将枪管锯成小段,然后隐藏在小提琴盒里带进去的主意后才算转怒为喜。

正在两夫妻斗嘴斗得不亦乐乎时,先前「背枪管」惨遭失败的情报组联络员无声无息地走了进来,向他们口头传达了来自莫斯科的急电:苏维埃同意「路易斯」的计划,他的小组应该放下手头一切工作,立刻赶往洛斯阿拉莫斯搜集有关核武器的情报,整个祖国将是他的后盾!

于是这对被后来的媒体认为是二战时期最成功的「间谍夫妻」的传奇开始了。

其实,最开始接触到那位被贝利亚亲自命名为「珀尔修斯」的物理学家纯属偶然。为了防范苏联的间谍入侵,美国将自己的原子弹研究基地放在了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高原上,这是地处美国腹地的沙漠地区,远离海岸线,除了实验室科学家跟工程人员外几乎没有其他居民,是个完美的保密场所。而且美国战略勤务局在这一地区实行了严密的封锁,其他人员想要进入这一地区必须要得到战略勤务局局长的亲自批准,而在实验基地的工作人员和家属只能在每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外出,实际上完全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这一手算是打在了苏联情报网的七寸上,苏联情报网在接近半年的时间里根本没有能力接近那个神秘的美国实验基地,只能在这个基地外围零敲碎打地搞一些无关紧要的情报。

而莫里斯打开缺口的契机是体育运动。莫里斯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美国的「国球」——橄榄球。一次偶尔路过洛斯阿拉莫斯高原附近的著名疗养城市阿尔布凯克(Albuquerque)时,莫里斯一时技痒,在当地的橄榄球场痛快淋漓地玩了一个下午。要知道,莫里斯在大学时可是参加过全美橄榄球联赛的人,他精湛的球技很快让自己成为了场上的焦点。当人群散去后,观众席上的一位年轻人主动跟莫里斯攀谈了起来,很快两人就发现他们除了橄榄球外还有许多共同话题,比如两人都对经济大萧条的生活记忆犹新,都在大学时参加过「共产主义青年联盟」,都关注过西班牙内战,莫里斯亲自参加过这场战争的经历更让那名青年羡慕不已,几天的工夫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而莫里斯也由此获悉了一个令他差点惊呼出来的信息:这位年轻人的工作地点就在洛斯阿拉莫斯,他所参加的是一个绝密国防工程!

因此才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份绝密电报。

在获得了莫斯科的绝对支持后,莫里斯很快带着自己的情报小组来到了阿尔布凯克。

在橄榄球场守株待兔了快两个月之后,莫里斯终于再次见到了那名年轻人。这次的谈话因为有了洛娜的加入而明显变得欢快了起来,在泼辣可爱的洛娜的引导下,年轻人不但爽快地承认了自己所参加的正是 「曼哈顿」工程,而且几乎是炫耀般地介绍了目前「曼哈顿」工程的进度。

眼看时机成熟,科恩切入正题,以自己的实际经历开始说服年轻人加盟,同时口述了贝利亚的电报。年轻人本来在大学时就接触过共产主义理念,面对自己视作兄长的莫里斯诚挚的邀请、苏联国家领导人的重视以及甜美可爱的洛娜的不断鼓励,只用了不到一晚的思索就接受了莫里斯的邀请,同意以「珀尔修斯」[3]的代号为苏联提供「曼哈顿」工程的详细情报。

顺利解决了情报来源的问题,但科恩夫妇并没有松一口气。早在莫里斯第一次与他接触时,就已经了解了「珀尔修斯」思想中的共产主义倾向,这才敢向莫斯科发送那份密报,因此情报渠道的建立只能说是意料之中的第一步。

真正难的是如何接收「珀尔修斯」传出的情报,以及如何将情报传递给苏联政府。

当时虽然还没到冷战时期草木皆兵的时候,但美国社会对共产主义整体接受程度并不高,尤其是美国政府对于苏联方面的谍报行为一直非常警惕。而作为当时的头号国防项目,洛斯阿拉莫斯周围的安保级别又要比其他地方更高,莫里斯小组在阿尔布凯克的长时间逗留其实已经引起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高度警惕,随后几次与「珀尔修斯」见面时,已经开始有不明身份的人在远处监视了。

在这种几乎是被全程监视的见面环境下,莫里斯创造性地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接头方法:在第一次见面时,「珀尔修斯」写出了所有在核武器研究时可能会用到的符号跟公式,然后莫里斯自行设计出了一整套的数字模型,将这些符号跟公式全部用阿拉伯数字进行了指代。

然后在第二次见面时,「珀尔修斯」在很短的时间里完全背会了这一套指代模型。

有年龄的人可能看到这里会觉得这招似乎有些熟悉。对,20 世纪 90 年代风靡内地的传呼机用的就是这种联络方法。莫里斯等于是提前几十年专门设计了一部传呼机代码表!

见过两次面之后,不但联邦调查局,就连原子弹研究基地那边的战略勤务局也警惕了起来,在每月一次的外出度假时加强了对「珀尔修斯」的检查,一页纸也不让他带出去。

到了阿尔布凯克后,联邦调查局的特工马上跟上来,寸步不离地监视着「珀尔修斯」的一举一动。

但「珀尔修斯」跟科恩夫妻的第四次到第七次见面简直规矩得可怕:三人见面后就会结伴去橄榄球场打球,「珀尔修斯」跟莫里斯打累了在场边休息时还会对场上球员的表现及比分进行下注,而洛娜则嬉笑着在一旁用笔记录他们的赌注大小。等到比赛结束后,他们甚至会直接将用来记录的纸随手丢进垃圾箱,并不带走。

等他们走后,特工人员有一次甚至专门去垃圾箱里捡起了他们用来记录的纸张,发现上面只有一串串无意义的阿拉伯数字……

关键是,他们直接将记录纸丢弃的行为显得太「光明正大」了,根本让人怀疑不起来这会是什么重要情报。

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科恩夫妻拿到了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的很多关键性数据。

到了 1944 年,三人之间频繁的见面已经让美国联邦情报局忍无可忍,他们甚至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强行传唤了一次莫里斯,但因为几次见面就在联邦情报局的眼皮子下面却根本没有任何破绽,最后联邦情报局不得不放人了事。

无论如何,越来越紧张的氛围让科恩夫妇不得不加快动作。计划再三之后,他们选定了洛杉矶火车站的月台作为最后的交接地点。

1945 年 9 月,「珀尔修斯」利用每年一次的度假机会买了去洛杉矶的车票,而洛娜随后也偷偷购买了不同班次的去洛杉矶的车票。警惕的联邦调查局立刻意识到两人有可能在洛杉矶进行情报交换,于是阿尔布凯克的特务系统几乎倾巢出动,一路紧跟着两人。

但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这两个人在洛杉矶火车站月台碰面后,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神神秘秘,反而像一对外出偷情的情侣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激烈地拥吻在了一起。

这一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情况让所有监视的特工都为之一愣,有些具有绅士风度的人下意识地转开了头。但很快,反应过来的特工们一边在脑子里自动给莫里斯头上戴绿帽,一边依然警惕地盯着两人,防范着任何有可能的情报交换行为。

没过多久,突发情况再次出现,一位醉汉路过正在拥吻的两人身旁,嘟囔着就伸手想去抓洛娜的胸口。被惊吓到的洛娜马上惊呼了起来,「珀尔修斯」立刻反手推开了醉汉,而醉汉不甘示弱地一拳打到了「珀尔修斯」脸上,直接在「珀尔修斯」额角开了个血口子。

月台秩序顿时大乱,「珀尔修斯」下意识地捂着伤口摇摇欲坠,而洛娜则掏出手帕来为「珀尔修斯」裹伤,周围的人有的去扶「珀尔修斯」,有的去拉开醉汉,而潜伏在周围的美国特工们则一拥而上,将包括「珀尔修斯」、洛娜以及醉汉在内的接触过「珀尔修斯」的人统统制服,带去了联邦调查局。

在联邦调查局内,特工们仔细地对「珀尔修斯」 、洛娜和醉汉的随身物品跟行李进行了搜查,甚至对洛娜给「珀尔修斯」裹伤的那条手帕也进行了细致的检查,但始终一无所获,最后只能简单地拘留了醉汉,释放了「珀尔修斯」 跟洛娜。

随后赶来的莫里斯同样做足了戏,先是大骂了「珀尔修斯」一顿,然后当着联邦调查局特工的面宣布跟「珀尔修斯」恩断义绝,再也不会回到阿尔布凯克去!

看着扬长而去的科恩夫妇,联邦调查局特工们都有些沮丧,他们隐约意识到,这对「演技爆表」的夫妇可能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