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未来等你小说 【短篇小说】我在未来等你

发布时间:2021-02-23 18:00:49   来源:网络 关键词 : 我在未来等你小说

我在未来等你小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那个段子讲的还真是一点不错。

高考是个神游戏,一年级开号后,长达12年的副本等你打个够,剧情曲折,任务众多,玩家海量,对战临场感超强,实时排名彰显实力,舞台就在眼前,终极BOSS等你来杀。

如果说高考那几张试卷是终极BOSS的话,那么我现在的通关进度大概是在最终BOSS的迷宫内吧。

时间是4月初,我坐在写字台前发呆。

抬起头看看旁边的小时钟,都已经11点多了。台灯苍白的光洒在同样苍白的数学试卷上。

老妈说为了让我专心准备考试,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而且还特地从外地跑过来照顾我。明明我之前都是住学校宿舍的。

不过租下来的这套房子,在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梳妆台,没有书桌。

本来我是希望老妈再专门添置一个写字台的,但仔细一想的话,这本来就是租来的房子,我们只是暂时借助在这里,就算买了写字台,等高考结束后也就没用了,而且只还有两个月多一点就要高考了,再买一个好像是在没什么必要。再者说,这个梳妆台用来写字高度也蛮合适的。

综上所述,我就只好讲究用一个梳妆台来代替写字台了。

感觉也没什么不同,如果非要说哪里别扭的话,那就是比起真正的写字台,这个梳妆台还多了一面镜子。

我并没有无时无刻都想要照镜子的习惯,偶尔作业写累了一抬头就看到面前镜子里自己的脸,我有时还会吓一跳。

要说为什么的话……

我抬头看着面前的梳妆镜,镜中的我正瞪着一双毫无生气的死鱼眼,眼睛下方是浓浓的黑眼圈。

——唉……

我的眼神真的很凶耶,很小的黑眼珠,眼白远远多于眼珠,再加上整体狭长的轮廓,完全就是一个标准的小混混好吗!

怪不得老妈从以前开始就一直说我丑。

话说我这么丑还不是你的错!

啊不对,我才不丑,我只是眼睛长得比较特立独行而已。

我凝视着镜中那张脸,其实我也没那么丑吧?要是眼睛能稍微好看一点,或许我也能算个型男?

“……”

最后不得不用问好实在是令我悲痛不已。

其实我平常并不会这么爱照镜子的,但现在镜子就摆在面前,只要是高中生这个年纪一般都会忍不住想要照一下吧?

我把脸贴得离梳妆镜很近,仔细端详着自己的眼睛。因为熬夜眼白布满了血丝,眼袋也呈现难看的黑色。

呜哇,小混混形状的眼睛也会出黑眼圈啊……

我无聊地吐槽着。

突然:

——咦?

出现了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怎么镜子里,我的眼睛好像不一样了?我刚才眼睛只不过是眨了一下而已!

镜子里我的眼睛好像变大了不少,长长的睫毛,乌黑的瞳仁,看上去秀气了许多耶。

话说……我的眼睛哪有这么好看啊?

我将脸稍微离开了镜子一点,使得自己能够完整的看到自己的脸部。

结果——

咦?咦咦咦!

开玩笑吧!

这何止是眼睛不一样了啊?根本是整张脸都大变样了啦啦啦!

镜子中是一个小巧的瓜子脸,有着大大的眼睛,长长的刘海,好看的鼻子,粉嫩的嘴唇……

这完全是张女生的脸嘛!

此刻镜子中的那个女生嘴巴微张,眼睛睁得圆圆的,一副极度吃惊的样子。

等一下,冷静,要冷静!这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努力平复自己怦怦的心跳。

夏帆,你要冷静,这只不过是因为你太累了而已,深呼吸,对,等你再睁开眼的时候一切就会恢复如常,等你再睁开眼睛,镜子里映出的依然会是那张能吓哭幼儿园小朋友的脸。哪有什么可爱女生,那只不过是因为你当太久单身狗的关系而已,哈哈哈,真是可笑啊!

就这样,一、二、三!

我再度睁开双眼。

镜中的女孩使劲揉了揉眼,睁开,与我四目相对。

“……”

“……”

她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不由得大吼出声,同时身体连带椅子整个向后倒去。

我家的镜子,出bug了啦啦啦!!

2.

砰铛!

我连人带椅重重摔在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夏帆?你怎么了?到底有没有好好学习呀?”

门外传来老妈的声音,吓得我一个激灵。

“啊,我没事啦。我当然走在学啊!”

“真是的,要认真学习喔。”

“我知道了啦,话说你快点走开啦,不要打扰我学习!”

能听见门外老妈的絮叨声越来越小,我这才扶正椅子,重新看向梳妆台上的镜子。

之间镜中的那个女孩也刚刚把椅子扶好,她刚才好像和我一样吓得直接连人带椅翻了过去。

我看着镜子里的女孩,她也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伸出手试着跟她打个招呼,她也伸出手晃了晃。

“喂,你是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的镜子里?”我开口问道。

但她却像是完全没听到似的,只是自顾自的在那里比划。

我尝试着用手触摸梳妆镜,镜中的女孩也将手朝镜面伸了过来,我们手掌相接,但感受到的却只有镜子表面冰冷的触感。

她从刚才开始嘴巴就一直开开阖阖的,好像在说着什么,但我却完全听不见她的声音。

难道说,无法用语言沟通吗?

既然如此,那就用文字试试看。

我拿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写上我刚才的问话: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镜子里?】

写好后我摆在镜子前拿给她看。

她盯着我的笔记本,左看看,右瞅瞅,一脸莫名其妙。

糟糕……她该不会看不懂汉字吧?

看她明明是亚洲人的模样,难道是日本或东南亚国家的人?

这时她忽然恍然大悟一般,低头在本子上写起字来。

很快,她抬起笔记本,向我展示上面的内容。

——咦?这是啥?

我仔细端详上面好像汉字的符号,瞅了半天,我才反应过来,那的确是简体汉字没错,只不过字的形状是完全反过来的。

我用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本子上写的是:

【你这人真失礼哎!什么叫我在镜子里啊?分明是你突然出现在镜子里好不好?吓了我一跳!】

——嘎?

等一下,让我来捋一捋状况!

【我正在写作业,然后你就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镜子里了。】

我将笔记本拿给她看, 她看了一会儿后,提笔写到:

【你那是什么话啊,那是我这边的情况才对!】

她的表情好像有点不服气。

不过原来她那边也是一样啊。

【我叫夏帆,你叫什么?】

【白梓玥。】

蛮好听的名字嘛。

【我18岁,你了?】

【81。】

噗噗噗!81岁!?

不,不对,这是反过来的,所以她应该是18岁才对,和我同龄。

这时候她突然眯起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

我被瞅得有些不好意思。

然后,她拿起笔,迅速地在笔记本上写起东西来。

她在写什么啊?我有些好奇。

很快,她就抬起笔记本给我看,脸上还挂着嘲讽的笑容。

镜中相反的字让我费了一番功夫才完全看懂,她刚才写的是:

【喂,看你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好意思在书桌上摆一面镜子?难不成你觉得自己很帅吗?自我感觉良好?写作业时都要照一照?真的好搞笑耶。】

什——!?

太恶劣了!这个女人性格实在太恶劣了!

我怒极,马上在笔记本上写到:

【我才不丑!一点也不丑!只不过是眼睛长得有些特立独行而已!只不过是眼睛与其他部位不太搭而已!】

拿给她看后,她又立刻写到:

【那还不是长得丑。】

我&@*#*#!!

【那你又是怎样啦!你还不是在写字台前摆了一面镜子吗?你哪有资格说我啊!你这个臭美女人!哈!反正你现在看起来很可爱也一定是化妆化出来的吧!敢不敢卸妆啊?啊?】

我将写在本子上的这段话拿给她看,她看过后好像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只见她立刻拿起笔,在笔记本上神鬼自叹不如的速度写着东西。

不一会儿,她拿起笔记本给我看,上面相反且潦草的字迹很难辨认,我用了很久才看懂,她写的是:

【我才没有!我才没有化妆!现在完全是素面朝天!老娘这么好看完全是因为我天生丽质啊!】

其实不用她说,距离这么近,究竟化没化妆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我还是不服输地写到:

【就算如此,也还真亏你能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出自己天生丽质这种话啊!而且这也改变不了你在写字台前摆镜子这件事!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她看了很久才写到:

【话说你还不是一样!什么时候你这个丑表男有资格来指责我啦?再说我也没有在书桌上摆镜子!】

见她仍不承认,我反唇相讥到:

【啊?镜子不是你摆的?难道还是它自己跑到你面前的不成?】

看我这么写到,她却得意地一笑。

【哎呀,说不准还真是这样呢,毕竟我这么可爱,连镜子都一定更愿意照出我的脸呢,相比之下,不得不映出你那张长残了的脸的镜子一定会痛苦不堪吧?】

什么!这个女的也太自大了吧!

【想不到一个人竟然可以无耻到如此地步!我今天才算是见识了!】

谁知她看后却写到:

【长得丑并不是你的错,长得丑还在面前摆一面镜子就是你的无耻了。】

【都说多少遍了!我根本不丑!完全不丑!一点也不丑!我也没有整天对着镜子照!镜子是固定在我面前的,因为这个不是写字台而是梳妆台啊!】

不料她看到这段话后却突然一愣,呆了很久才回过神来,然后在笔记中写到:

【搞什么啊,原来你也是这样啊。我这个也不是书桌喔,是梳妆台没错,这个镜子真的不是我自己摆上去的。】

咦?什么啊,原来她也是这样啊,既然如此那就早说啊。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那我这个梳妆镜是跟白梓玥的梳妆镜连在一起了吗?

正在我思索间,我房间的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糟了!

老妈从门外走了进来,“夏帆啊,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很吵,房间里叮里哐当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在好好学习呀?”

我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挡在老妈与镜子中间,“当当当当然有好好学习了!刚才的动静只不过是我为了缓解学习压力在做运动啦!”

老妈满是狐疑地盯着我,“你背后是什么东西啊?”

说着就向我走了过来。

“什什什么都没有,话说你不要过来啦!”

听到此话的老妈反而加快了脚步,走到我面前一把推开了我。

——惨了!要被发现了!

我绝望地闭上眼睛。

“真是的,要好好学习喔。”老妈却来了这么一句。

——嘎?

我睁开眼睛,老妈正站在镜子前。

“呃,不……可是……”我的目光在镜子与老妈之间左右游移。

“你这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啊?”

——可是你看不到吗?

镜子中的白梓玥,她还在向我老妈摆手打招呼耶……

“真是的,这个样子要怎么参加高考啊……”老妈嘀咕着,就这样走出了房间。

我又看了看镜中的白梓玥。

【她看不到你吗?】

【好像是这样,她刚才完全没有什么异常反应。话说那是你妈?】

我点了点头。

【好奇怪耶,你妈长得明明挺端庄的,怎么会生出一个你这么丑的儿子啊?】

这个女的!性格果然超级恶劣啊!

不行,绝对无法忍受!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恶劣的女生!】

她看后却不服气地写到:

【啊?像你这么丑的男生我也是生平罕见啊!】

【像你这样的人我才不想看到!】

【啊?那正好啊!像你这样丑的人我看了才想呕吐呢!】

什么啊!这个女的,真是气死我了!

我满心怒火地拿起床上的枕巾,一下子把它盖在了梳妆镜上。

这下就和你说拜拜了,恶劣女!

看着被枕巾完全盖住的镜子,我如此想到。

3.

距离最初在镜子里见到白梓玥已经过去一周了。

生活依然照旧,每天6点到学校,下午6点回家,学习到深夜,第二天继续重复这几个步骤。

对于高三党而已每天仍然是泡在题海中,生活并没有因为我家的镜子出现那种状况而有什么改变,那件事也许只是我忙碌的高三天空中一个迅速飞过的小鸟罢了,天空却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自那以后我的枕巾一直都没有从镜子上拿下来过,我也没有再见过没有镜中那个性格糟糕的、名叫白梓玥的女孩了。

虽然我偶尔还是会忍不住将枕巾掀开一小角,但看到的只有粉红色——

她好像也用一块粉红色的布的镜子盖住了。

我坐在梳妆台前,看看钟表都已经12点了。眼前的数学试卷我依然解不出几道题。

该死,变态的数学老头,竟然把各地高考历年的压轴题汇总成一张卷子!

那个操蛋的数学秃子,这根本就是反人类嘛!

每道题我都只会做第一问而已!

视线又不自觉飘向被枕巾盖住的梳妆镜。

她现在正在做什么呢?

上次看她好像有在写东西的样子,而且也是18岁,她应该也是高中生吧,说不定和我一样也是应考生嘞。

偷偷掀开一角,结果只看到那块粉红色的布。

算了,还是继续写数学题好了。

要静下心来努力学习才行!

“……”

线性方程要怎么用来着?

算了,下一题。

“……”

三角函数的二倍角公式我怎么忘了。

算了,再下一题。

“……”

对勾函数的解析式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啊——!

我双手抱头,下巴放到桌面上。

总觉得,从刚才起就一直心神不宁。

目光在此飘向面前的梳妆镜。

果然还是很在意啊!

我伸出手,又一次偷偷掀开枕巾的一角,结果——

看到镜子对面的白梓玥也悄悄掀开一角,正偷偷往这边看。

我们一下子四目相对……

“……”

“……”

我默默把掀开的枕巾放下。

刚刚那算什么?本来打算偷看,结果对方打的也是同样的主意,两人撞个正着……

——喂喂,这也太尴尬了吧!

心脏好像要从嗓子眼蹦出来。

既然如此,那干脆就整个扯下来好了!

我吞了口唾沫,心一横,一把将枕巾从梳妆镜上扯了下来。

梳妆镜在次完整出现在眼前,镜子中,白梓玥好像也刚刚把遮住镜子的布拿下来,此刻还拿在手上。

我讪讪地笑着,我们彼此看着对方,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尴尬。

最终还是我先败下阵来,在笔记本上写到:

【我们同步率还挺高的耶。】

【谁和你同步率高啊!】

结果立刻被反呛了一句。

【我说啊,我们能不能不要这样啊。】我写到。

镜中的白梓玥哼了一声。

【你上次说我丑我都不和你计较了耶。】

她眉头跳了跳,写到:

【哎呀,毕竟我写的都是事实。】

我叹了口气,决定不跟她一般见识,在笔记本上写到:

【你也是高中生吧?】

【难道我看上去像小学生?】

她讲话还是这么刻薄。

为了刺她一下,我刻意在笔记上写到:

【某些地方确实蛮像小学生。】

她盯着我的笔记看了足足半分钟,然后看向了自己的胸部……

“你这混蛋!宰了你!绝对要宰了你!!”

明明应该听不见对方的声音的,但我一瞬间却好像听到了她的怒吼。

“老娘要将你碎尸万段啊啊啊!!”

她此刻的表情如果翻译成汉语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砰!

她一拳砸在了镜子表面,我仿佛听见了梳妆镜的哀嚎。

【冷静!我是说你的性格像小学生啦!是你自己会错意了!】我急忙解释到。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渐渐平静下来,但脸色仍是涨红的,胸口也不断起伏着。

我讪讪地笑着,她又瞪了我一眼。

【你应该也是应考生吧?】为了缓解尴尬,我如此写到。

过了一会儿,她才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到:

【是啊。】

她好像还在生气的样子。

两人都没有再有什么动作,气氛越来越尴尬。

【学习很累吧?】我又写到。

镜中的她却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我看。

【啊哈哈,也是啊,当然会很累啊。】最终我自己圆场。

【你知道这个镜子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我们两个能连在一起?】我写到。

她翻了翻白眼,写到:

【我哪知道,还有你不要用连在一起这种引人误会的说法,真的很恶心哎,连在一起的是镜子不是我们俩。】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也只有我们两个在。】

这次她不说话了。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现在最要紧的是——】我如此写到。

她抬起头,稍微表现出感兴趣的模样。

【这道题到底要怎么做啦?】

我将手中的数学试卷举到镜子前。

4.

时间转瞬就来到6月,今天是6月1号,儿童节。

到了现在老师们基本上都不会再讲课了,有的时候甚至连老师的影子都看不到,一天到晚全部都是自习课。

“一旦到了这种地步就会觉得时间过得还真快呢,”坐在我旁边的任平凡感叹道,“难道你没有这种感觉吗,夏帆?”

这家伙整个高三一年都是我的同桌。

“啊?是啊,有啊,当然会有。”我随口敷衍道。

“啊……你这家伙,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啊?”

“什么?”

“别装蒜了,当然是考试排名啦,最近几次考试你的排名蹭蹭往上蹦诶,别说只是碰巧啊!”

“没什么,只是稍微努力了一下而已。”

“稍微啊……”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吗?反正马上就要高考了。”

“说的也是,现在说这些也都已经完了。”

我望向窗外,操场上学弟学妹们正在列队慢跑。

“对了,夏帆,你的旧笔记还有没有啊?”任平凡突然问道。

“干嘛?”

“当然是卖给可爱的学弟妹们喽!幸运的话也许能卖个好价钱呢!”

“喔,你说这个啊。”

到了6月,课间总是有人到楼下摆摊,卖的东西五花八门,像是笔记啦,课本啦,篮球啦,收音机啦,甚至还有自己的校服,总之就是卖掉一切自己不需要的东西。

“怎么样啦?”他问。

“算了吧。”

“诶,反正你也用不着了。”

“那还不如我自己去卖。”

“那我们俩一起干?”他提议道。

我转过头看了看他。

“算了吧,我们两个的东西就算拿去卖也绝对卖不出去一件的。”

没错,说到售卖私人物品这件事,有一个令人悲伤的现象,那就是帅哥学长和美女学姐的东西总是格外抢手,如果我们也去摆摊的话,最大的可能就是连问都不会有人问……

任平凡听到后也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

“唉……”我叹了口气。

教室里电风扇正在全力运转,但我还是觉得很热。

“不知道今年学校会请来什么人物呢……”任平凡小声嘟哝道。

“谁知道呢。”我回道。

我们学校在每年高考过后的毕业典礼上都会请到一位重量级角色为毕业生饯别。

上一年是北大的教授,上上一年好像是中科院的院士。

不知道来的会是什么人。

我们就这样闲谈到了放学,下课铃一响,我就抓起书包跑回家了。

两个月,距离第一次见到白梓玥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这两个月里我们几乎每天都见面。

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是边写作业边聊天,有时我不会的题目都会请教她,她头脑似乎相当好的样子,只要是我不懂的地方她都能给我讲得明明白白,托她的福,我第二次模拟考试的排名提升了一大截。

“妈,我回来了!”我喘着粗气推开门。

“喔,回来了呀,今天妈妈给了煲了鸡汤哟。”老妈在厨房里说道。

“谢谢老妈!我今天要在房间里继续复习,不要打扰我。”说着,我顺手锁上了卧室门。

老妈可能多少有些察觉到我的异样吧,但既然我的成绩有进步,她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我走到梳妆台前坐下,镜中的白梓玥正在读一本书。

她抬起头,看见因为跑回家而满脸通红、大口喘气的我,立刻就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你这样子实在是有够恶心的耶。】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你在看什么书啊?】我问。

她竖起手中的书,让我能够看到封面上的字。

——服装设计入门?

【干嘛要看这种书?】

【切,本小姐喜欢,你管得着么?】

镜中的她一脸傲气。

【是是是,嗯,莫非你以后想做时装设计师之类的?】

她一瞬间露出尴尬的神情,狠狠瞪了我一眼。

啊,我懂我懂,心底的秘密被别人一下子就说出来的确会很尴尬。

【那请问白小姐你已经有作品了吗?】

她表情一滞,神色变得不自然起来。

【有是有一些啦,不过还都只是概念的设计图而已。】

【给我看一下嘛。】

白梓玥犹豫了一会儿,拿出一个8开大小、类似速写簿的本子。

她逐页展示给我看,上面尽是一些我无法理解的奇装异服。

看得出来她画得很用心,每一个角度都有画出来,连细节都处理得很清楚。

【看不出来你画画也这么好啊。】

【哼,那不是当然的嘛。】

她神情得意。

【喔,真的好厉害。】

这一次她却盯着我不说话。

【怎么了?】我有些不好意思。

【“很厉害”这种话还是不要随便讲比较好。】

她表情严肃,这令我有些吃惊。

【为什么?】

【因为我并没有很厉害啊。】

【不,可是在我看来你就是很厉害啊。】

这次她不说话了,表情恨铁不成钢。

【可是你看啊,我们对一个人说“好厉害”的时候,一般都是因为那个人做到了我们自己所做不到的事吧?】我在笔记本上写到。

【你那个说法大有问题唷!】

她在那边排着桌子。

【不,我不觉得有问题啊……】

【我们之所以对一个人说“好厉害”,并不是因为他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

【那是因为什么?】

我看着我,然后在笔记本上写到:

【而是因为那个人做到了我们从来没有想做的事。】

——啊……

【当你在电视机里看到那些特技演员啦,超强记忆者啦,你都会顺口说出“好厉害”这三个字,但我真的很讨厌别人这么说,不管是对谁,因为这三个字在肯定别人的同时,也否定了自己,“那个人好厉害呀,反正我肯定是做不来的”,难道你对别人说“好厉害”的时候不是这样想的吗?但是啊,你是真的做不到吗?当你对考试第一名的同学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他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他根本一点都不厉害!只不过是付出了比你更多的努力而已!而你在对他说出“好厉害”的时候,其实你根本就没想过要考第一名吧?】

她这一大段话让我目瞪口呆。

【所以,并不是那个人做到了我们做不到的事,而是他做到了我们从来没有想做的事,仅此而已。我问你,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的梦想?没什么啦,就是当个普通的上班族,为买车买房奔波,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一辈子吧……】我写到。

她看到后却好像很生气。

【你这算什么啊!老娘这两个月来可是累死累活为你补习耶!难道都补到狗身上去了吗!?】

【要不然你想要我怎样啦?】

【你要振作起来!你听好了,本小姐可是要成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设计师!而全世界首屈一指的设计师可是帮你补习过功课耶,所以不管什么都好,你也得做到世界第一才行!】

【这也太夸张了吧!根本就不可能嘛!】

【一点都不夸张!你可是朝气蓬勃、未来充满无限可能的少年!对于少年人来说,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

我呆住了,我真的呆住了,目瞪口呆。

【你听懂了吗?】

——没有什么不可能……吗?呵……

【我知道了啦。】

我能感觉到,这个女孩正朝着未来大跨步地奔跑;我有种预感,她终有一天能够触碰到她想要的终点——

而在那之前,我,也能够做些什么吧。

【我说,你的设计图能再给我看看么?】

5.

6月4号,距高考还剩两天。

我坐在梳妆镜前,镜中的白梓玥好像刚淋过浴的样子,头发湿漉漉的,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小可爱。

【大后天就是高考了呢。】我写到。

她看了看我,没有动静。

【两个月来多谢你了。】

多亏了白梓玥,我这两个月来的进步不可谓不大。

【哼,就当做是本小姐对你这等凡人的施舍吧。】她傲娇地写到。

我看着镜子里的白梓玥,沉默。

她仍然没有任何改变。

大概是被我盯得不自在了吧,她一脸狐疑。

【怎么了?很恶心哎。】

【没什么,只是马上就要分开了,有些舍不得而已。】

没错,这里是老妈为了让我安心应考而租的房子,等到高考结束自然没有继续租下去的道理。

所以,高考结束后,我们大概就再也见不到了。

我本以为她会刺我几句,就像以前那样,但出乎意料的,她并没有使用自己那一流的毒舌攻击,而是罕见的沉默了。

【我有件东西要给你看。】我提笔写到。

【什么?】

我拿出了这几天让我煞费苦心的东西,摆在镜子前。

她看到后整个人都贴到镜子上了,脸上满是欣喜。

刚才她的眼睛好像冒出星星了耶,我觉得她现在一定超想直接打破镜子将这东西拿到手。

【这是我设计的衣服!变成实体了!好激动!】

兴奋中她提笔写下。

【虽然只是袖珍版的……】我补充到。

没错,这就是我根据白梓玥的设计图缝制的衣服,因为时间与能力的关系,我只做了一件长度还不到半截胳膊的……

【好棒!】

不过看来她并不在意的样子。

左看看右瞧瞧,白梓玥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一本正经地写到:

【这次干得不错喔。】

什么叫干得不错啊……为了做这个我还被同班的女生嘲笑诶。

【不过想不到你这种渣男手还挺巧的嘛。】她的神情有些诧异。

【这都是拜我老妈所赐,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回到。

她不再言语。

许久,才提笔写到:

【没办法,既然如此,那本小姐就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好了。】

【什么?】

我被勾起了兴趣。

【其实——】

她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快说啊,不要卖关子了!】

我催促到。

【算了,还是不要说好了。】

白梓玥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抗议到。勾起别人的好奇心又突然说算了,这太不道德了吧!

【怎么?渣男你有什么异议吗?】

她臭着脸写到。

【我有异议!有很大的异议!】

虽然听不到声音,从镜子中可以看到她“切”了一声。

【这么着急干嘛,就算我现在不说,你迟早也会知道的。算了,作为补偿我就告诉你另一个秘密好了。】

她轻描淡写的样子。

什么啊?

【其实我住在江北市。】

她不以为然。

——咦?

她刚才写的的确是“江”“北”“市”这三个字,顺序也没有错,我反复看了好几遍。

但是……

【这不是和我在同一座城市吗!】

真的假的,原来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啊!

她好像也蛮吃惊的样子,但我总觉得那是装出来的。

【那你是哪所学校的啊?】

我迫不及待地追问。

【江北青姿。】

【连学校也是同一所啊喂!!!】

原来我们是如假包换的同学啊!

【喔,这还真是令人吃惊啊。】

镜中的她装模作样地写到,眼角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6.

我站在高三(19)班门口,偷偷摸摸地向里面张望。

昨天白梓玥跟我说她是(19)班的……也难怪我们平时从没碰过面,(19)班在4楼,我所在的(3)班则是在1楼。

我傍在后门口向里面瞅了半天,却没有看到白梓玥的身影。

“那个,同学!”我叫住一名从教室里出来的男生。

“我?”他挺住指了指自己。

“对,请问你们班有没有一个叫白梓玥的女生啊?”我问道。

“白梓玥?没有啊。”他耸了耸肩。

这回答出乎我的意料,本来心情很好的我仿佛突然被一个大锤凿了一下。

“真的没有吗?就是一个头发很长、眼睛挺大的、蛮可爱的女生!”我有些着急了。

“真的没有啦,我们班压根儿就没有姓白的。”他摆了摆手,离开了。

——等一下!

我刚想叫住他,肩膀却被拍了一下。

我回头。

结果居然是我的班主任啊!

那个教数学的变态秃头!话说回来他的办公室好像就是在4楼……

他紧锁眉头,一脸严肃地问:

“夏帆,你是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

——诶?

“哪个……名字啊?”我有些心虚。

总感觉如果被他知道会大事不妙。

“别装了,‘白梓玥’……你为什么要找她?”他的手抓着我的肩膀,捏得我一阵生疼。

“呃……”我吱吱唔唔,想要糊弄过去。

班主任叹了口气,“你跟我来。”

我没辙只要跟他到办公室去。

办公室里没有其他老师,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点了根烟,不说话,默默抽了起来。

我能感觉到心脏在胸腔里怦怦跳着,短短几分钟我想了很多,难道他已经知道了?这怎么可能!我和白梓玥的镜子相连可是超自然现象啊!我妈都不知道!难道说班主任其实是某个专门应对这种超自然现象的秘密组织的成员?难不成我们的镜子涉及到世界末日危机?

差不多抽了一半左右,他又像是没了兴致一般,把半截香烟按在烟灰缸里掐灭。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班主任平静地开口。

“呃……其实她是我堂姐啦……”我扯谎道。

一瞬间他露出惊讶的神色,紧接着是怀疑,最后则是回归了平静。

“这样啊……但你不知道吗?她……”

班主任停住了,眉间的刻痕越来越深。

许久,他才继续说:

“她不是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么?”

7.

我朝着家的方向狂奔。

一辆车在我面前紧急刹住,车子里传出司机的咒骂生,“你找死啊!”

但我没有时间去管那种事了。

一切都明了了。

白梓玥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死在高考的前一天,是因为晚上独自外出,被几个拿着高仿枪乱射的小混混击中腹部……

我现在的班主任四年前是高三(19)班的班主任,白梓玥正是他的学生。

而她在高考前所住的房子,就是我老妈租的那个!

我房间里的梳妆镜并不是超越了空间,而是时间!让我能够与四年前和我坐在同一个位置、照着同一个梳妆镜的白梓玥对话。

——该死!

要快一点,快一点回去,告诉她晚上不要出去!

我砰的一声推开家门。

“今天回来得这么早呀?”老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

我跌跌撞撞地来到卧室,以近乎于爬的方式跑到梳妆镜前。

但——

镜中却看不到看不到白梓玥的身影。

只有我上气不接下气的痛苦表情被映照得一清二楚。

连接……被切断了。

8.

高考结束了。

今天是6月10号,学校举办毕业典礼的日子。

对我而言,高考进行得异常顺利,这样应该能考上第一志愿。

而在两个月前,这对我来说还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这一切,都是多亏了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有些刁蛮,名叫白梓玥的女孩。

再度看向那面熟悉的梳妆镜,镜子里映出我平静的面容。

老妈在收拾东西,高考既然已经结束,我们母子俩也差不多该搬走了,差不多该道别了。

——就这样,再见了。

我推开卧室的门,客厅里纸箱摆得到处都是。

“妈,我去学校了。”

“嗯,路上小心一点喔。”

正准备迈出家门,我的目光却被一个封面积满好灰尘的笔记本吸引。

“妈,这个是从哪来的?”

她看了一眼笔记本,说道:

“那个啊,昨天在你房间里找到的,不是你的吗?”

我摇了摇头。

“那大概是以前住在这儿的人里留下的吧……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出门了。”

我走出家门,手里拿着那个笔记本。

6月的晨光照在身上格外的舒适,我看了看手中的笔记本,轻轻掸去封面上的好灰尘。

翻开第一页,娟秀的字体映入眼帘,只是这一次并不是在镜子中,字体也不是颠倒的。

前面记的是历史讲义,翻到后面……果然。

熟悉的字迹,熟悉的话语,我的脸上不禁露出苦笑。

【你这人真失礼哎!什么叫我在镜子里啊?分明是你突然出现在镜子里好不好?吓了我一跳!】

【喂,看你长得这么丑,居然还好意思在书桌上摆一面镜子?难不成你觉得自己很帅吗?自我感觉良好?写作业时都要照一照?真的好搞笑耶。】

【啊?那正好啊!像你这样丑的人我看了才想呕吐呢!】

我一页一页翻着,曾在镜子里看到的文字如今再次读起来,心中是难以言喻的复杂感受。

就这样翻着,不觉间已经来到学校。

高三的毕业生已经在朝礼堂集合了,过一会儿一年级和二年级也会过去。

手中的笔记翻到最后一页,却是我不曾看过的文字:

【我在学校最大的树下买了个好东西喔,那里面写着那个惊天大秘密,你去找吧!】

原来她还做了这种事啊……

“夏帆!”

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是任平凡,他跑过来对我说:

“快点啦,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听说今年的嘉宾是曾经的校友喔,现在才22岁就已经拿过时装设计的大奖了,作品还在巴黎时装周展示过耶,不过最重要的是,本人据说还是一位大美人耶!很厉害吧?简直超厉害!”

他兴奋地说着,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

“喔,我没兴趣,你去吧。”

说着我便朝着操场走去,忽然我想起了什么,对着身后不远处一脸吃惊的任平凡说道:

“以后,‘真厉害’这三个字还是不要随便说出口比较好喔。”

说完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现在要去找白梓玥留下的东西。

学校里最大的树是在篮球场和操场夹道上从西往东数第5棵,有20多米高,这在学校里是人尽皆知的事。

我从器材室偷了把铁锹,走到树下挖了起来。

如果被人看见就不妙了,好在现在全校师生差不多都集中在礼堂里。

在树底下挖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像是人为埋进去的东西,石头倒是挖出了好几块。

无奈我只好继续往深处挖。

差不多又过了一个小时,我才在距地面近半米深的地方挖出一个小铁盒。

——用不用埋得这么深啊……

我研究了半天,发现只要轻轻一拧,盒子就被打开了。

里面只有一张纸,已经有些泛黄了。

【给夏帆:

现在我就来告诉你那个惊天大秘密,其实我们的时间是错位的……】

开头就这么高能啊……不过,原来她早就知道了啊。

【你曾经问过我一些高考题对吧,上面的年份居然是未来的……看到这我就开始怀疑了,还有我问过你的生日,发现你比我小4岁耶,但我们却同时高考……只要智商超过60很容易就能想到吧。不过,我懂,智商只有59的夏帆肯定会百思不得解的……】

喂喂……结果我连智商都不及格啊……

后面还写了好多事,其中有一段文字我反复读了3遍。

在高考前一天被几个拿着仿真枪乱耍的小瘪三用子弹击中了,不过,这个她心血来潮想要给我留封信,而买下的铁盒子却救了她一命。

我仔细端详手中的小铁盒,果然发现有一个明显凹进去的地方……子弹击中了这个铁盒子吗?

我强忍住哈哈大笑的冲动。

因为我……她才顺手买了这个小铁盒,所以幸运地逃过一劫。

也就是说,我,改变历史了吗……

“哎呀,想不到你这个智商只有59的渣男真的能找到这个盒子呢。”

身后传来一个轻灵悦耳的声音,说着一如既往毒辣的话语。

我楞在原地,不知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

纸上的那句话是——

【我在未来等你。】

THE END



白菜游戏网
股票知识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