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街 一个人的街

发布时间:2021-02-23 18:00:51   来源:网络 关键词 : 一个人的街

一个人的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不知道这条街叫什么街。我一路走来,问路人哪里有吃饭的地方,便来到这里,时间是晚上九点多。

        这是一条小吃街,街道窄而长,两侧是古色店面。营业各种,而以饭馆,小吃为主。小吃种类繁多。正是因为种类繁多就不知吃什么。我沿街东瞅西瞧,左看右望,一路游穿而过。我想再不吃点什么就会走出这条街,随便吃点什么吧。一家饭馆门前摆着几张桌子,地方也宽敞,我就过去坐下了。夏日的扬州很热,不过这个时间还好,暑热像是退了,我在桌旁坐下,热还能接受,略带点风。想起白天阴云欲雨,打了一阵雷,吹了一阵风,雨虽没下多少,也把暑热降了降。吃点什么呢?翻着菜单不知点什么。前一天和位老哥出去,吃了碗阳春面,还不错,就又点了一碗。

      我喜欢这种感觉,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街,陌生的人,来来往往……

      街道人不多也不少,沒有熙熙攘攘的喧闹,也没有廖落无人的冷清,三三两两的人过来过去。显然都是晚饭后出来转转,遛哒遛哒,吃吃小吃。对面有家小店,称为"鱼疗",正想何为"鱼疗",阳春面上来了。刚提筷,传来一阵笛声,抬头,看斜对面一买猪蹄的老板在柜台后,端着一条长笛吹将起来。我一下有种心醉的感觉。悠扬的笛声像一缕缕风在整条街上荡漾开来,让人顿生凉意。我为什么要吃阳春面,因为小时候学过一位曰本作家的课文,叫《一碗扬春面》,那是一篇温暖动人的课文,只不知何为阳春面。昨天和位老哥出去吃饭,在菜单上瞅见,便每人点了一碗。碗大,量足,便宜,我们吃得很好,所以今天又点了。猪蹄老板吹的是长笛,笛音悠扬,涩哑,有种秋天的况味。况味如风,真能生起凉意。他吹得我都想吃猪蹄了,但笛声和猪蹄本无关系。我边吃阳春面,边沉浸在那悠扬的笛声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吃完饭,我继续往前走。这条街很有趣味,到了陌生的地方,总会看见一些陌生的东西,陌生总生趣味。我边走边看,一路下来。这条街很长,一条又一条,我怕迷路,沒有拐弯。 走着走着,看见一处,书"张玉良纪念馆",想,怎么这么熟悉?一想,原来这地方昨天来过,叫"东关街"。从小吃街过来,慢慢就进入这东关街了。街上有很多古迹,一些明清时期达官,富商的私家宅院,只是晚上大门紧锁。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东关街是条旅游街,我昨天和朋友游览过,只是白天燠热,汗流浃背,游人众多,只赶了场,远没这晚上有趣味。有一酒吧,灯光闪烁,上有"有人的地方,就叫江湖"的字样,想,这里人多,但我都不认识,就感觉自己游离在江湖之外。江湖之内有乐,江湖之外亦有乐。

        街道的尽头是一东城楼,想起这地也来过。白天去"扬州八怪纪念馆"出门手机没电了,无法扫单车,一老人,驾一电动三轮车叫我们坐,于是坐了电动三轮车在扬州城大街小巷转了一通,就到过这东城楼。老人还停下来为我们讲解了一通。记得不远处还有一棵老槐树,树干粗壮,中心蚀空,可容一人。老人说那是汤显祖故居。那棵槐树就是汤显祖笔下的"南槐安国”。我想,在我的想象中,那棵槐树该是在一大花园中,该蓊蓊郁郁,怎么四周如此逼仄。不知老人说的是真是假。

        一看时间已十一点多。该返回了。  原路返回。  店铺已打烊,门多已关,人稀少,灯昏暗,我听见自己疲沓的脚步声。

图片发自简书App

 



SEO外包
科泰CDN
猜你喜欢